把心低到尘埃里写作——瑞金市作家协会第一届五次会员大会暨第四届建辉杯优秀文学作品获奖作者代表发言

2015年06月30日 23:24:31

感谢文学的眷顾,感谢主席的厚爱,让我这个一向默默无闻、微不足道的写作者得以有了一次在公众面前发言的机会。今天这个日子,让我感到幸运,更重要的,我深深地体察到了文学的温度和力量。

  一直记得张爱玲说过的一句话:“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并且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只不过,她说的是爱情,而我要说的是文学。长久以来,我总是以仰视的形式来面对文学。虽然这一年多来,我可以不顾年轻人应有的谦逊,拿出一些所谓的作品来证明我的努力,但是相对于群星璀璨的文坛,我始终认为,我只能是其中的一粒细小的尘埃。包括今天获奖的作品《九月的向度》,也只能称作是尘埃里开出的一朵小花而已。

  回顾自己向文学靠近的历程,应该追溯到懵懂的少年时期。感谢我的语文老师张丽琴,引领我开始阅读,教会我每天用日记的形式表达自己的思想。我还记得平生写出的第一首诗,被她在班里大声地宣读,并且醒目地登载在学校的黑板报里。自此,我加入了铜钵文学社,和一群被誉为“大山之子”的少年开始了寻梦的旅程。进入师范学校后,我又一次成为了宁师东篱文学社的一员,并且为校报和广播站效力,一点一点地向着文学的殿堂迈进。

  遗憾的是,走入社会许多年来,我成为了一只搁浅的小船,与梦想的海洋渐行渐远。直到有一天,报社的一封约稿函,使我珍存多年的文学之梦得以苏醒。去年暑假,我走进了网络,我的那些闲情文字获得了许多朋友的喜欢和支持,我的写作激情被再次点燃。因此,我坚信,那丢失多年的东西已经找回。回首这一年多来蝉蜕般的痛苦与欢乐,我只想对生活,对文学说一声感谢。一年多来,我得到了许多文坛前辈的帮助和点拨。要感谢的人有很多,远的有九江的樊建军老师,赣州的卜谷老师,龚文瑞老师,近的有瑞金的白勺老师、剑鸣老师。还有文友王卫斌,不吝将自己多年积累的经验传递于我。当然还有包括《创作评谭》江子老师在内的众多编辑们对我的厚爱和教诲,当他们看到我码出的文字,并表示赞许的时候,必是我最最幸福的时候。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说过:“我对于文学的前途是有信心的,因为我知道,世界上存在着只有文学才能以其特殊的手段给予我们的感受。”是的,无论明天将走向何方,我仍然愿意在文学的府地里,做一粒尘埃,让自己接近于地面,永远不因虚妄而飘浮。我从来不愿在写作上和人攀比高下,也不愿因之而过多地沉溺于人事交往。我只是一粒尘埃,永远无法像星星一般发出耀眼的光芒,但是,你也许可以期待我在尘埃上开出花来。

  我想,总有一天,我的身体将归于尘埃,但我相信,我的文字会存留在这个世界上!

  最后我想谢谢评委们,谢谢这个奖项的主办者。不仅仅是为了《九月的向度》,也不仅仅是为了我一个人。在这个只属于文学的日子里,请允许我代替所有的获奖者,并以抒情的方式表达对主办者的谢意,是你举着一盏灯,把瑞金的文学村庄照亮!

  谢谢大家!

新闻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