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文学信念 力求创作突破——瑞金市作家协会2000——2007年工作报告

2011年06月30日 23:25:10

钟俊诚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会员:

  大家好!时令虽然是深冬,但因为文学,我们分明感受到春天的暧意。今天,瑞金市作协2007年度会员大会在这里举行。首先,我代表市作协向出席本次会议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兄弟协会负责人表示热烈的欢迎!向支持本次会议的武夷源贡茶有限公司表示衷心的感谢!向作协所有会员表示诚挚的问候并向新会员表示热烈的祝贺!

  本届作协理事会自2000年成立以来,发现、培养、团结、引领瑞金文学爱好者,坚定信念、自强不息、克服困难、潜心创作,在壮大文学队伍、开展文学活动、拓宽创作题材、提升创作质量等方面都有较大发展。下面,我受本届理事会委托,将近七年作协工作向各位会员报告如下:

  七年工作回顾

  一、用心发现、热心扶持,凝聚一支信念坚定、潜力较大的文学队伍。

  循着流逝的时光,我们回到2000年深秋。在叶坪中央政治局旧址,市作协召开了对作协以后发展具有决定意义的一届三次理事会。记得参会的理事有7人,当时会员不足15人。那次理事会客观公正地分析了作协存在的不足,在剖析自我、正视自我的同时,就如何消除固步自封、不思进取的思想、走出创作低谷、开展文学活动、多出新人新作等方面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对作协今后工作制定了切实可行的措施。在作协没有一分钱经费的情况下,理事们为了共同的理想和作协的发展,当时每人捐出一百元作为作协的活动经费。虽然说是小小的一百元,却代表了当时参会所有理事们一种崇高的信念、一种振兴瑞金文学责无旁贷的责任感、焦急感和使命感。

  纵观古今中外文学发展,文学虽然是以个体创作为主的劳动,但几乎每一种文学思潮的兴起、每一个作家群的崛起都或明或暗的离不开一种文学的氛围,所谓“疑义相与析,奇文共欣赏”就包含了文学氛围的作用。

  瑞金是一个有六十多万人口的大县,又是红色故都、共和国摇篮、长征出发地,在共和国历史中享有崇高的历史、政治地位,但与此同时,我们的文学创作事业却与此极不相称。我们知道,瑞金自古人杰地灵。清代的罗有高、陈炽、杨枝远都是当时赣南乃至江南文坛的领军人物,但自建国以后,瑞金的文学创作却远远落后于全国乃至周边县市。这一点不管因我们的某种虚荣心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这都是当时存在的事实。而这种现象一方面与瑞金文学工作者本身的功力、素质和创作毅力、创作氛围有关;另一方面,不容否认的是与瑞金历届当政者对文学的真正重视和认识程度也有关。

  所以,发现、扶持和凝聚一批文学爱好者,形成队伍和氛围就成为作协的当务之急。

  我们是怎样一步步走过来的呢?

  首先,在2000年,我们自筹经费创办了双月刊内部交流杂志《作家之友》,给瑞金作者发表作品一个平台,通过《作家之友》,我们吸收了曾克锋、曾书平、曾一、王先文、刘淑贤、刘晓兰、肖运华、宋元昊、张筱芹等人,这些人现在都成了作协的骨干作者,虽然《作协之友》只办了短短的一年,但在当时对作协发展新会员起到了它应有的桥梁作用。

  第二,通过《瑞金报》发现、扶持文学爱好者。多年以来,在作协发展、扶持会员方面《瑞金报》给了最大的支持。通过“红井水”文艺副刊,我们吸收了范剑明、温云高、曾小云、钟同福、曾小林、杨海恩、钟谊、洪桂华、李文琼、杨君、丁桂平、刘青青等一大批会员。

  第三,在工作、生活、交往中了解、打听、走访。作协利用主席碰头会、理事会、会员大会、采风、作品研讨会等多种渠道,告知所有会员在工作、生活交往中发现有潜力的作者,2004年,我和曾一还专门用两天时间走访、发展新会员,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吸收了何春兰、杨振昌、刘献章、宋元鸰、黄忠优、江先金、赵丽春、温小娟、杨玉婷、钟赣州、高永仁等会员。

  此外,对曾经在文学道路上执着跋涉、家庭生活相对困难的老会员,如杨人东、罗振波等,我们几乎每年都会去探望、慰问,让他们感受到作协组织的温暖和同道的关爱。

  我市文学老前辈钟腾现、曹春荣、曾祖标为作协队伍的发展、扶持文学新人的成长竭尽了心血,我们感谢他们。

  目前,我们有省作协会员8人,赣州市作协会员16人。今天,我们大家济济一堂,但是我们不能忘记也不该忘记在我们瑞金作协最初的发展过程中竭尽心血而今却永远离开了我们的杨冲、骆昌兰、刘水石。我们能做的就是潜心创作出好的作品,完成他们未竟的事业,实现他们未圆的梦想。

  二、四方奔走、八方联系,经常开展丰富多彩、有声有色的文学活动。

  作为群众团体的作协,要保持生机和活力,就应该而且必须开展丰富多彩、有声有色的文学活动,通过活动去发现人、凝聚人、引领人。然而,作协和本市其他文艺团体一样,今天以前没有一分钱财政固定拨款,仅有那点表明会员身份的会费收入是远远不够的。七年来,作协理事们不仅为作协筹款竭尽心智,四方奔走、八方联系,还自己垫付钱物,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如严帆、刘淑贤等多次个人承担作协活动经费。我们感谢所有关心、帮助、支持过瑞金作协的个人和单位,我们必定会用我们的成绩来回报他们!

  在联系活动、筹集资金的过程中,我们也受到过委屈,甚至在人格、尊严方面受到过伤害,其实,在目前财政没有固定给各协会提供任何经费的情况下,我想不仅是我,在座的其他协会主席也许都有相似的经历,但是与瑞金文学艺术事业的发展相比,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经过所有理事和会员的努力,七年来我们主要开展了以下活动:

  2001年,我们在建章立制、发展会员的同时,继续办了《作家之友》,并与壬田镇党委宣传部门合作,组织作家到罗汉岩采风,并在《瑞金报》以专版形式推出采风作品。

  2002年,我们一是组织了近二十位会员,利用三天时间到会昌、安远、信丰、南康、赣州、于都等地采风,一路上,我们谈诗论文。东江源头,我们欣赏三百山的飞流直下;万亩果园,我们采摘遍地金黄。二是聘请了来瑞金采风的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建功,广东省作协主席、矛盾文学奖得者刘斯奋给会员讲课。

  2003年,我们一是组织了二十多位会员到福建省连城县采风,受到连城县文联、作协的热情接待。在冠豸山,我们纵情险山秀水;在培田,我们体会古民居的建筑文化;在四堡,我们欣赏古代雕版印刷的精湛技艺。二是邀请了来瑞金采风的北京大学当代文学博士研究生谭五昌,《大唐歌飞》编剧、国家一级作家邱恒聪与会员座谈。三是接待了由江西省文联、省作协副主席刘华率领的“笔走江西”作家采风团。我市作协会员虚心向外地作家请教,既扩大了我市作者与外地作家的交流,又使我市作者增长了见识,提高了文学素养。

  2004年,我们一是与市教委教研室合作,举办了主题为“长征从这里出发”全市中小学生征文比赛,挖掘了红色资源,对全市中小学生进行了一次深刻的革命传统教肓。二是参加了市文联在红都广场举办的“艺术在你身边”文艺作品展,市作协在红都广场举办了“瑞金市作协创作成果展”,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三是在市地税局举办了《人民文学》所刊散文《土狗及其他》专题座谈会,三十多位会员针对同一篇文章从立意、题材、语言、结构等多方面进行分析、探讨,从而提高了会员的文学理论修养和写作水平。

  2005年,我们组织会员进行“新农村建设专题采风”,会员们深入市内各新农村建设点,走访村民、乡镇干部和村建工作组,感受着农村日新月异的变化,用饱含深情的笔,在《瑞金报》推出“新农村建设采风作品”专版。

  2006年,我们一是在市文化馆举办了会员“散文作品”展;二是在市公安局举办了“王先文散文作品专题创作座谈会”,会上,大家就王先文散文创作的立意、选题、语言、结构、情感等诸多方面进行了商讨,由于选择的是会员自己熟悉的作者为研讨对象,参会者发言踊跃,讨论热烈。作者和座谈者形成良好的互动,对作者和座谈者都是一个提高。

  2007年,我们一是在市委宣传部的领导下,组织会员积极参与瑞金宣传作品《红都风云》、《长征从这里出发》、等纪实文学作品和宣传画册的编写。二是与市文联、《瑞金报社》联手,开展了“红都作家写红都”活动,三次组织会员深入日东乡,寻访赣江源头,攀登悠悠古道,细品高山贡茶。感受着日东的水秀山清、和谐文明和创业激情,并在《瑞金报》以“千里赣江第一乡”为题推出采风作品专版。三是在赣州市散文学会主办的杂志《散文视界》2007年第四期上开设“瑞金专辑”,专门推出瑞金市作协会员作品6篇,本期杂志作为“赣州市第二届文代会”指定材料分发到代表手中。受到与会者的好评,为瑞金作协争得了荣誉。

  此外,我们在2001年和2004年组织评选了两届“瑞金市优秀文学作品”,鼓励会员深入生活、潜心创作。

  三、贴近生活、贴近时代,潜心创作体现特色、揭示人生的文学作品。

  文学的成果最终以作品以及作品对读者的影响度和对社会的影响力来体现。七年来,协会广大会员坚定文学信念,贴近生活、贴近时代,潜心创作了一大批优秀而有一定影响力的文学作品,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新人新作不断涌现。自2000年以来,我市文学新人不断涌现,如王先文、曾一、范剑明、温云高、刘晓兰、杨海恩、朵儿、雪儿、沁儿、曾小云、曾小林、杨君、赵丽春、温小娟等,他们对文学有执着的追求、还有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活力。他们不仅在《瑞金报》频频亮相,还不断向省地级文学报刊冲击。七年来,我市文学作品在地级以上报刊发表每年以百篇递增,除了中老年作者的努力外,与他们的崛起是不可分的。

  2、创作题材和体裁有较大突破。瑞金有取之不尽的红色素材。七年来,会员们发表、出版了大量红色题材的散文、诗歌、长篇纪实文学,彰显了红都的地域特色,成为瑞金文坛一道独特而突显的风景。在以红色题材为创作内容的同时,其他题材作品也不断增多,如曾祖标的歌词评论、曾一的实验先锋小说、王华聪的歌词等。在体裁上,2000年前,本市所发表的文学作品大都以散文、诗歌为主,体裁较为单一,七年来,我们不仅保持了在散文、诗歌方面的优势,并且在小说、红色纪实文学、歌词评论等方面有了新的突破,特别是曾一的实验先锋小说《野事》2007年在有影响的国家级大型纯文学刊物《大家》显要位置发表,标志着我市小说创作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另外曾祖标的歌词评论不仅在赣南,而且在江西乃至全国范围内都有一定影响。

  3、文集和长篇纪实异军突起。值得欣慰的是,我市文学创作除了新人的崛起外,中老年作者不甘落后,他们对青年作者不仅起到了传帮带的作用,而且真正起到了瑞金文坛顶梁柱的作用。曾祖标是原文联副主席,不论是在位还是退到二线后,一直笔耕不止,他出版的文集《歌词审美探微》在全国歌词评论界反响较大。胡柳萌身兼市诗词学会会长,不仅要组织诗词学会大量活动,但仍坚持写作,出版了诗集《凝望红都》。曹春荣身为党史专家,多年以来是瑞金文坛的领头羊,近年出版的文集有《走进红色中国的心脏——瑞金》和《跋涉集》。更有市政协副主席宋元鸰,虽身居政界,政务繁忙,但从未放弃过对文学的信仰和追求,为写好一篇作品,以年老之躯,访赣江源、爬古驿道、登铜钵山。每当看到他大汗淋漓登上一座山峰,我总觉得他登上的不仅仅是原始意义上的山峰,而更是登上了一层文学与心灵的境界。他最近出版的《林中一叶》散文集受到各方好评。此外,还有曾一的《野事》、刘庆春的《红都抒情》、严帆的《红土地上的探索》、宋元昊的《共和国迁都前夜》等。长篇纪实文学有唐人斌、毛瑞林、曹春荣、钟俊诚等的《红色金融丰碑》、钟俊诚等的《共和国金融摇篮》、严帆的《邓小平的足迹》、毛瑞林、王华聪、唐人斌、赖雨亭、曾长发、钟俊诚等的《赤国警魂》。刘献璋的《京九献章》。高永仁的《忆念集》等。

  4、获奖作品较多、作品影响力扩大。2002年钟俊诚的《走进战火硝烟的国家银行》获全国人民银行系统散文征文二等奖;2002年王先文的散文获《人民日报》大地副刊征文三等奖;曾长发的散文《围殇》、《铿锵锣鼓》分别获2003年江西省报纸副刊好作品一等奖、2004年第十五届中国新闻报纸副刊作品铜奖;2005年,王华聪创作的歌词《握手》获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全国词曲创作笔会“歌坛在行动”铜奖,同年,王华聪创作的歌词《你在哪里》获北京第六届“北极星”群英杯全国歌词创作笔会优秀奖;王先文的散文《乡村表情》获2007年“江西省报纸副刊好作品”二等奖;刘淑贤、温云高、范剑明的诗歌也多次在全国获不同级别的文学奖励。瑞金作者和作品的影响力正在不断扩大。

  存在的问题与不足

  一、会员不能很好地履行责任和义务。

  无规矩不成方圆。作协虽然是群众团体,工作开展也有章可循,但我们有个别理事不“理事”,会员不“参会”。表现为一是不能准时参加协会组织的各项活动,有时开个会也要三番五次地请,不来事先也不请假。这种行为一方面是对组织活动者的劳动不尊重,另一方面也是其本人人格力量降低的表现。很难想象,一个对别人劳动不尊重和对自己自愿加入的组织开展的活动漠不关心的人在文学创作上会有多大的成就;二是不能及时交纳会费,我多次说过,会费不能也不可能成为协会经费的主要来源,但它是一种会员身份、责任和义务的提醒;三是协会布置的工作不能及时完成或者干脆不做,给整个协会工作的开展造成脱节和被动。同志们,我们是群众团体,我们能走到一起既是志趣也是缘份,我们既然为了文学走到一起,我们就应该同心协力,为协会分忧解难,把协会当成我们共同的家,我们的事业才能兴旺发达,因为大船要开,必须众人划桨;火焰要高,必须众人拾柴。

  二、文学创作中存在浮燥心理。

  近年来,我们在创作上虽然与往年相比有较大突破,但真正有影响的作品屈指可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有浮燥心理。表现为一是相当部分会员不愿意从事文学理论的学习,写作停留在模仿性或是客观存在的机械再现上,作品虽然源于生活但没有高于生活,没有脱离“小我”上升到“大我”;二是不愿深入体验生活,不愿写自己最熟悉的东西,不能从平凡的生活中挖掘创作素材和提升创作主题;三是急功近利,别人写什么,总喜欢跟着写,没有自己的创作定位和创作方向,没有认清自己的创作长处和短处;四是写作自控能力较差。当代生活,竞争太急,诱惑太多,我们有的会员虽然确实从心里热爱文学,也确实想写,实际上也能写,但往往热情有余,实干不足。有的刚开始时豪情万丈,但稍稍不顺便望而却步,到年老时留一句“我也曾爱好文学”的感叹;有的已略有成就,但却因工作和生活的双重压力而最终放弃;有的虽一直在写,但却经不起诱惑,看到别人玩,哪怕正在写也立即加入到玩的行列。所有这些都是我们“定力”差的表现。同志们,文学需要我们执着,需要我们不懈,而不需要我们不写的任何借口,不需要我们“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的等待与感叹。

  三、缺乏经常性的、“沙龙”式的文学氛围。

  虽然在2004年我们根据会员的写作爱好分了散文、诗歌、小说、纪实和报告文学四个小组,并要求分组开展经常性的文学活动,但几年来效果并不理想。其实,只要我们细细研究古今中外有成就的作家,他们的成长都有或明或暗的文学氛围,他们或三五结为文学知己、或十几人结为文学社团,或相互唱和、或相互批评、或相互探讨,这一点我们得向兄弟协会好好学习。应该明了的是,热烈的文学活动与沉于清静的个体写作并不矛盾。任何一位作家不应该把自己孤立于同道之外,因为文学本身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偏面地孤立自己,就等于关上了一扇生活的大门。古人尚知“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所以我们应该热心地参加文学活动,虚心地向别人学习,取人之长,避己之短,关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用我们敏锐的文学眼光,去发现和挖掘素材,去提炼和提升主题,我们的写作水平一定会尽快提高。

  今后五年工作打算

  根据目前作协实际,我就今后五年作协工作提几点个人不成熟的看法。

  一、同心同德、开拓创新,增强协会活力。

  作协是群众团体,要使作协成为凝聚会员人心,引领会员创作的核心。一是所有理会事成员要有奉献精神,要有一种神圣的责任感、紧迫感和使命感,把振兴瑞金文学作为自己的份内之事。二是要经常开展形式多样的文学活动,特别是文学批评,营造健康、热烈的文学氛围。三是所有会员应积极参加协会组办的各种文学活动,努力及时完成理事会交办的各种工作,自觉履行会员责任和义务。

  二、坚定信念、潜心创作,提升作品质量。

  七年来,我们虽在文学创作上与自己以往纵向比有了较大提高,但横向比,我们应该很清醒地认识到我们与别人的差距,所以如何多出精品、多出有影响力的作品,从而实现创作突破是我们的当务之急。一是要抓重点作者。对近年来在创作上有成果、有发展势头的作者要营造好的创作环境。根据他们的创作优势,有意识的引导他们向大型纯文学刊物冲击。创造条件向有影响的刊物推荐稿件。二是抓小说突破。近年来,我市文学创作在散文、诗歌、纪实文学几个方面都取得了较大发展,但作为文学成果重点标志的小说创作却十分薄弱。所以今后一个工作重点便是主抓小说创作。一方面,要以曾一、曾长发、王先文、范剑明、毛瑞林等有小说写作经历和创作成果的人为核心,带动一批人,影响一批人,激励一批人。形成一支较强的小说创作队伍;另一方面,小说组要有目的地给小说创作人员“定任务”,“施压力”,并经常开展“沙龙”式的文学座谈,相互提高,相互促进。三是由作协和其他协会一起请市文联提请市委、市政府通过“瑞金市优秀文艺作品奖励办法”。形成文艺大氛围,促进文艺大发展。

  三、扶持新人、提供平台,壮大文学队伍。

  要振兴瑞金文学,就必须壮大文学队伍。看看在座的诸位,大部分已过而立之年,虽然近几年我们发展了一批年轻会员,但我们确实很难说能坚持下几人。我们实在不愿看到瑞金文学人才青黄不接,甚至出现断层,所以发现和扶持文学新人是我们协会一项长期的工作。怎么去发现和扶持呢。一是所有会员利用自己工作、学习和生活中的交往去发现身边的文学人才;二是利用《瑞金报》文艺副刊,或者作协创造条件办刊,给新作者提供发表作品的平台;三是举办新作者培训班、改稿会、笔会、出新作者专版、采风等多种方式激发他们的写作兴趣、提高他们的写作水平。总之,只要我们真心实意地给他们平台、给他们呵护、给他们支持、给他们呐喊,这些文学新人终有一天会象小草绿遍大地,会象小树长成栋梁。

  七年风雨七年心,七年坎坷七年情。作为本届协会主席,我深知我做得很不够,离会员的期望相距甚远,但我仍然要感谢所有会员,感谢社会各界多年来对我和协会工作的支持和帮助。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文学既然成为我们的梦中情人,成为我们的第二生命,成为我们神圣的理想和追求,我们就应该有在中国文坛占有一席之地的雄心壮志,热情而昂扬地拥抱生活,冷静而理智地透视世界。写出无愧于时代,无愧于脚下这片热土的精品佳作。

  再一次感谢武夷源贡茶有限公司对作协的大力支持!

  最后,祝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会员新春愉快、合家平安、万事如意!

  

                         二00八年一月二十六日

新闻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