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绽放在轮椅上

2015年08月06日 09:35:11

钟俊诚

他是星星,绚丽了乡村的夜空;他是山泉,心中却有江河的呼啸。

他叫罗振坡,是瑞金市九堡镇密溪村人。

九堡,地处瑞金城西约三十华里,是个四面环山的狭长型小盆地,主流九堡河流经全境。罗振坡曾有诗云“两岸青山翻浪走,一泓碧水带花流”讴歌九堡的秀丽风光。

密溪地处九堡镇北边,是九堡河的发源地之一。自南宋罗氏先人在此开基,罗氏一脉在密溪繁衍生息,耕读传家,尽管世事沧桑,但密溪人勤劳忠厚、好学上进之风一直薪火相传。清代著名散文家、理学家罗有高便是此村中人。

现在,密溪是江西省历史文化名村。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还在九堡中学读书。一天,偶然从同学处借得一本油印的《瑞金文艺》,从中,我读到罗振坡的文章,并知道班上有个同学叫罗水莲是罗振坡的女儿。确切说,我记不清罗振坡的文章是什么标题了,但爱好文学的我却从此记住了罗振坡这个名字,因为在当时的我看来,能在刊物上发表文章的便是作家。

此后数年,我求学在外,后又回到家乡工作,通过同在九堡中学教书的刘先樟、刘承椿老师与罗振坡相识相交至今。

自古至今,能者为师。从第一眼看到罗振坡坐在轮椅上写作开始,我便认定他是我的老师,不仅为文,更有做人。

罗振坡老师一生坎坷。19376月出生时,父亲已先他而去,好在母亲用心呵护教育,但孤儿寡母,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其“十岁不知肉味”。因为罗振坡的好学,他成为村里乃至乡里的能人,吹拉弹唱,琴棋书画样样拿得出手,还聘用为乡文化站干事,但无奈天磨英才,197310月,罗振坡因工伤而成终身残疾,从此轮椅相伴晨昏。

都说山中一日,世上千年,但对于绝境中的罗振坡来说恰恰相反。曾经,他也迷茫过、乃至绝望过。

在人生的重大挫折前,从来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跌倒,要么站起。

罗振坡选择了后者。

当然,他的站起不是生理意义上的站起,而是笑对人生的自信。一方面,他以自己的勤俭与精明操持家务;另一方面,他凭着爱好与坚韧从事阅读和写作,他的心越过了当下的困难,越过了密溪。他的目光既看到过去,更看到未来,他既可以与先贤对话,也可以与太空交流。

他找到了强大的精神支撑,他因此活得有价值、有尊严。

于是,小学毕业的罗振坡老师开始在文学的路中艰难的前行。他不仅创作了大量的富有时代与乡土气息的小说、散文、通讯、戏剧、诗歌等作品,而且于2010年主笔完成了20多万字的《密溪村文史资料汇编》。书中对密溪的地理位置、发展脉络、乡风民俗、历史人物、奇闻典故、建筑特色等等作了较为详尽的考证与介绍。据笔者所知,这不仅是瑞金境内为数不多的“村史”,更是我们研究客家文化较为直观的参照。

山中多俊秀。风光秀丽的密溪曾培育了代代英才。瑞金先贤,清代散文家、理学家罗有高便是其中杰出的代表。罗有高,字台山,自号尊闻居士,为清乾隆年间举人,在文学特别是在理学上有极高造诣。其传世之作主要有《尊闻居士集》八卷,解放后经国务院古籍整理小组列为第一批整理项目。为让古文更好地传世,罗振坡老师不仅对罗台山生平与著作再度考证,在《尊闻居士集》八卷的基础上增加三卷,且将原作的繁体字全部替换成简体字,并重新断句、注释,于2014年出版新的《尊闻居士集》。此文集出版,不仅为研究罗台山提供了更为鲜活的史料,而且对于研究清代历史特别是清代的文学与理学有着重要的意义。

站在先贤的肩膀上,罗老师将我们的目光引向历史的深处,当然,更引向未来的远处。

前几年,罗老师学会了用电脑写作,不久前,他给我发来20多万字的《母亲的财富》文集,并嘱我为之作序。

《母亲的财富》体裁多样,主要有小说、散文、通讯、传说、诗词、戏剧、时评等等。内容主要为一是反映亲情友情,如《母亲的财富》、《我的贤妻》、《父亲何许人也》、《轮椅作家》等;二是反映农村新人新事,折射时代变迁,如《一张批条》、《赶瘟神》、《三放鸭》、《海山嫂储粮》等;三是抒发情感的诗歌和发表时事看法的评论;四是与密溪相关的传说及革命故事。归结起来,在内容上最大的特点就是反映农家事,抒写故园情。

文风质朴,感情真挚是文集最大的艺术特征。不论是写先贤还是写亲人;不论是写景还是叙事,作者都充满真情实感,娓娓道来。读之如品香茗,如饮美酒。如《母亲的财富》写母亲如何独自撑起破碎的家,如何教育儿女成才,如何照顾患病的儿子,“四季汗珠和泪淌;三餐粗粝共愁呑”(见作者《母亲节》一诗)可谓字字心血,句句含泪。特别是写到自己和家庭有能力让母亲享福时却是“子欲孝而亲不在”时,我想,有良心的儿女们都会想起自己的母亲,都会感恩是母亲的付出才有自己的今天。

再如《我的贤妻》写患难与共的妻子如何操持起这个家,如何给丈夫活下去的勇气,特别是读到“是的,我自和她四岁拜堂开始七十余年,我们情同兄妹。生活中也发生过严重的争执。现实中,夫妻吵口打架随时可见,但我从没动过她一手指头;她对我,连短命种也没骂过我一句。她说过:‘老公是要和我过一辈子的人,怎么舍得骂?’其实我也有同感:老婆是我最亲的人,怎么下得手打。古者,有‘乡里夫妻’之谓,指的就是我和我妻这样一辈子廝守不言分离的夫妻。”时,我们怎能不感动得为之动容呢,因为,他告诉我们,原来真正的爱情就这么简单,就这么实在。它虽然没有“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浪漫,也没有“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誓言。但它却能让两颗心互相交融,互相体贴,互相搀扶着走过人生的风风雨雨。

经过苦难,更懂得珍惜幸福。作者不仅对母亲和妻子充满感恩,对儿女亦多有教导,如《教儿》一诗“我儿人之初,修身是正途。珍惜青春日;多读圣贤书。广结知心友;远离狂妄徒。迷航当急返,为实不虚无。”体现为人父母的良苦用心。

其实,作者的真情远不止在亲情方面。他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独居者,而是身处陋室,却能心怀天下。《赣南橙乡》中的“繁枝宻叶千园绿;碎玉烂银万树开”表达了作者对赣南农村致富的喜悦。《北京奥运》一诗中“万众欢腾连广宇;五州激动沭祥云”则表达了作者对国家繁荣昌盛的自豪与赞美。

文集艺术上的第二个特征是反映农村生活真实生动。不论是戏剧还是时评,不论是小说还是散文,作者对农村、农民、农事可谓了如指掌,写起来得心应手。语言生动形象,特别是乡间俚语信手拈来,或幽默、或犀利,时而一唱三叹,时而长风呼啸。

文集艺术上的第三个特征是传说故事、时评政论、理论探讨,作者决非“信笔开河”,而是注重史料,细心考据。

20125月,作者写过首“自叹”诗,诗云:“老气日横秋,身残不自由。寝间深似井;轮椅苦无途。饭到嘴边吃;衣来体尚污。悲哉平生志,终老未能酬。”读完此诗,我深知作者人生所历之苦,但我要说的是:罗老师,你是身残志不残,你在轮椅上取得了常人难以取得的成就,实现了人生有所为的梦想,你用文章告诉了我们,什么是善良与忠厚,什么是坚强与担当。

而这,不正是我们所有人都需要的吗。

                      0一五年三月一日于瑞金

新闻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