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感恩——钟俊诚《大漠流泉》后记

2015年06月30日 23:43:48

因为文学,我失去过很多;因为文学,我得到过更多。

  自己真正走上文学创作之路是在1991年。那年,瑞金市文联和文化馆联合举办了“纪念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征文”。记得我写了一篇小说,名为《我的名字》投到征文办,当时也没当回事。想不到几天以后,时任文联副主席的钟腾现和原瑞金市文协主席杨冲以及曾长发、赖雨亭四人到我当时工作的瑞金第二中学找我,并告诉我辗转数人才找到我。当时我的文章错过了评奖时间,但钟腾现副主席仍鼓励我说“小钟,你的文字很特别,有文学创作潜力,希望你能潜心创作,为瑞金文学争口气。”不久,我又结识了瑞金文史专家曹春荣老师,他深情的对我说“小钟,瑞金不仅有丰富的历史积淀,而且是个红色文学富矿,只要有心,一定能出好作品。”现在回想起瑞金两位文学前辈的话,仍觉沉重。众所周知,瑞金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首都,在中国革命史上享有独特的政治地位,但当时的瑞金文学创作与这个殊荣相距太大,不仅没有在全国有影响的大作家,而且在文学创作的很多方面还落后于周边县。如小说的中长篇、电影电视文学剧本都还没有,文学专集更是廖若晨星。真正有心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也就十来个,江西省和赣州市作协会员仅一两人,远没形成文学气氛。

  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听到当时已近退休年龄的钟腾现副主席的话,我竟脱口说,我会的。

  不久,我又结识了严帆、曾克锋、毛瑞林、曾书平、王先文、曾一、刘淑贤、刘献章、肖运华、宋元昊等几位文友,加上杨冲、曾长发、赖雨亭,成为相对稳定的文学创作队伍。可以说,他们是当时瑞金文学创作的中坚力量,也都曾并至今在为瑞金文学的发展默默付出。

  从此,我利用工作外时间,专心从事文学创作,每有空闲,我便会虚心的向前辈和文友讨教,他们也全力而真诚的指导我。

  1992年,我在《江西青年报》发表处女作《三十未立》,并以此文获得了加入瑞金市文协的门票。

  我在文学创作之路上迈开蹒跚的第一步。

  正当我们在钟腾现、曹春荣、曾祖标等前辈的指导下、在文协主席主席杨冲的率领下,十几个文协会员高扬创作激情时,2000年11月,文协主席杨冲却英年早逝,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瑞金文协失去了一位很好的领头人;我失去了一位很好的老师、大哥、朋友。

  2001年,我在会员的支持下,接任瑞金市文协主席。同年,瑞金市文协更名为瑞金市作协。

  更重的担子和责任开始压向我的双肩。

  从接任瑞金市作协主席以后,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生怕因自己的无能而误了大事,所以,我不仅身体力行,在创作上笨鸟先飞,二十来年在创作上从未间断,而且在作协制度建设、发展会员、活动开展、经费筹措、向上推出新人新作等多方面竭尽心智。如几乎每年我都会筹措经费组织会员到外地采风,让会员增长见识。2008年3月,我由瑞金调宁都工作,受宁都文友厚爱,聘我为宁都县作协名誉主席,但我还兼了瑞金市作协主席,在这种情况下,我仍创造条件,在2008年组织会员到崇义、上犹采风;2009年组织会员到宁都采风;2010年组织会员到石城采风。

  任瑞金作协主席十年,其中甘苦,只有自己心知。我虽能力有限,但十年来我可以铿锵的说一声,在一路坎坷的十年中,不论作协碰到任何困难,我没有后退一步。

  虽然有时我没尽到责,但,我尽了心。

  值得欣慰的是,十年的付出,会员们给了我丰硕的回报。现在,瑞金作协有会员80多人,其中,赣州市作协会员有20多人,江西省作协会员8人,更让人高兴的是,瑞金目前有一批年龄在25到35间的年轻作者正在崛起,这就是瑞金文学的希望。

  在作品上,我们不仅实现了中长篇小说的突破,而且在诗歌、红色纪实、歌词评论等方面在全省乃至全国已有影响,多人在《人民文学》发表作品。十年来结集出版的各种文集达30多本,并有12人次获省部级以上文学奖励。

  在瑞金作协发展的过程中,我首先要感谢的是我所有的会员特别是理事们对我工作的全力支持(包括曾任瑞金作协副主席及理事而因工作关系离任的曾克锋、刘瑞林、何春兰、王华聪、黄忠优、刘献章等)。感谢上级文联、作协,瑞金市委、市政府,瑞金市委宣传部,瑞金市文联及瑞金社会各界对瑞金作协多年的指导、关心和扶持。特别要感谢原瑞金市文联主席钟瑞春、原副主席曾祖标、刘庆春对作协的厚爱。感谢人行赣州中支辖内所有干部职工特别是我曾工作过的瑞金九堡中学、瑞金第二中学、人行瑞金市支行、人行宁都县支行的领导、同事对我多年的理解、宽容与支持。

  同时,我还要感谢《江西日报》、《赣南日报》、《闽西日报》、《客家文学》、《散文视界》、《今朝》等报刊多年来对瑞金作者的扶持。并对多年来与瑞金作协保持兄弟关系的连城、长汀、宁都、石城等地文联与作协表示真诚的感谢。

  此外,我还要对我文学创作之路上多年给我指导、激励和支持的刘华、李晓君、舒龙、刘章飙、卜利民、龚文瑞、李伯勇、张青云、李伟明、杨遵贤、黄谟军、周建华、谢万禄等多位老师及众多文友致以真诚的谢意。

  对曾给予瑞金作协及我本人工作支持的所有单位和个人,我都会铭记于心。

  感谢中国书协会员、瑞金市书协主席唐少禄先生为本书题写书名,感谢我单位打字员吴玉华女士在本书部分文稿重打时付出的辛勤劳动。

  感谢文学,让我在拥有自己一份干净心境的同时,更拥有一群干净的朋友。

  青春易逝,时光不再。从1992年发表《三十未立》至今,转眼间近二十年过去了,头上的青丝早已掺进了不少白发。今天出版这部小集,也算是对所有关心、支持我文学创作的领导、老师、朋友、家人一个小小的交待。

  虽然文学之路充满坎坷,但我会坚定的走下去,因为,今生,我已别无选择。

                二0一0年八月九日于宁都

新闻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